文/明道创始人任向晖

易到用车的周航是我特别尊敬的创业家。在过去的一两年打车软件的补贴大战中,我每次见到他都能从他淡定的面容后面感受到愈发的紧张和压力,他也承认,对行业中激荡起伏的竞争,每天都似翻江倒海般的不安。但无论优步和滴滴怎样奋不顾身,易到几乎沉寂了整整一年多时间。我佩服他的淡定,但同时也为他捏把汗。

终于,当易到牵手乐视以后,航叔出手了,而且一发不可收拾,充值返现,赠礼抽奖,绝对豪情出演,和去年的补贴对手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瞬间,我从Uber背叛,在易到账户塞进了5000块,加上补贴就是10000多,足够我用一两年的了,还乐呵呵地抱走了两台乐视超级手机。选择那款专车软件?我左思右想,前顾后盼,也没找到别的原因,基本就是谁便宜就用谁啊。我突然觉得一年前和航叔辩论是Uber还是易到的叫车方式合理根本就是扯淡,现在任何一款叫车软件都足够好用了。当产品同质,信息对称,情怀退位,剩下来就是惨烈的价格战。

我没法评论易到和乐视的汽车生态战略,我认为它有很大的想象空间,但汽车就是汽车,手机花两年能够实现的改变,汽车就是需要五到六年。这个周期让我想到自己所在的企业软件行业,同样,企业软件产品的成熟度发展也比行外人想象的慢得多,然而这一切正在试图被我的同行们改变。

我已经无数次被劝说要彻底“免费化”明道。用免费交换获取用户的速度。其实,明道一直有免费版本,也有收费版本。坦率来说,我们始终不相信应该彻底免费化一个企业软件产品。如果自己不相信,自然不会随意跟进。但在中国的SaaS领域,随着20亿左右的风险投资和BAT厂商的进入,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产品开始模仿消费产品,用所谓的彻底免费,终生免费,乃至补贴获客。

软件产品免费本身并不奇怪,但奇怪的是,免费产品还需要销售人员“送”出去,还需要一对一盯人使用,否则销售人员无法拿到“提成”,免费的商业模式也没什么奇怪的,奇怪的是,为了让企业用上免费的产品,销售人员还需要“贿赂”经办人员,送上精美的糕点和厨房里用的炒锅。如果你在路上看到有人背着一口锅进商务楼,他很可能是我们行业的弟兄。

SaaS产品收费的确有难度,但更难的是苦求用户免费使用。在令人尊敬的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钉钉产品上,运营人员毫不掩饰地用红包,卡券诱导企业用户全员安装,点赞赚钱。用金钱直接交换用户,这可是比打车的补贴还要直接了当。有人说,这个真是看不懂。这有什么看不懂的?给用户发红包,只不过希望竞争对手早日出局而已,难道它是因为对客户真诚的爱?

实际上,无论一个SaaS产品是收费还是免费,客户最大的成本都不在于此,真正的投入是部署和使用的大量时间和精力,用户期望从使用中得到更大的回报。所以,我始终相信,免费与收费之争的结果并不重要,最终的分水岭只会在产品和市场的匹配度上。一个持续迭代改进的软件产品,如果能够得到大量付费用户的捶打,一定会越来越好用,越来越和市场的主流需求契合,只是这个过程远不如红包获客来的简单爽快。虽然在表面光鲜的注册下载数字背后,是极其惨淡的用户留存率。

高举免费大旗的厂商教育市场:“免费”是高维度的打击,收费的产品完全不在一个竞争级别上。但“免费”两个字和高级、高尚毫无关系,更加不是什么惊天创意的商业模式。多少年来,Shopping Mall都是让你免费进场吹空调的,我们也没有夸过他们高尚;百度当然不会为用户的搜索收费,但是它也一样会堕落得让人摇头。一个企业软件彻底免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如果它仅仅是据此将竞争对手赶尽杀绝,然后开始收费,这已经是最高尚之举。

我写这些,已经冒了职业生涯的很大风险,这分明就是一个爱吐槽的抱怨鬼CEO么。别人有本事免费,你做不到,为什么要说风凉话呢?免费的是最贵的,这个道理很多人都懂,但是用户的确今天少花了钱,消除了采购流程,得到了实惠。一个主打收费的产品用户量的确不可能和全免费的产品抗衡,这个现实横亘在我们的面前,无法回避。

所以,我又想起航叔的回马枪式的补贴推广,甚至我觉得他是有点报复性的。他当年反对补贴的观点和言论可是和我今天的吐槽如出一辙。

故事没有结束,专车市场也一样。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