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来,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为什么我总是改不掉TMD这个口头禅。而且,不止我一个人,我发现很多CEO都和我一样喜欢说脏话。我在湖畔上课的时候,发现绝大多数的校董级企业家也有这个习惯,包括马校长在内。冯仑老师上了两天课,基本上每两分钟就要卧槽一下。不要误会我,我没有任何批评的意思,不是因为他们德高望重,是我完全能够主动理解和接受,没有半点被迫。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