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道创始人任向晖

在我们实际的企业行为中,除了养家糊口的被动生意(比如在家附近开个面馆)外,真正常见的问题并不是战略上的懒惰,而是战略上的偏见。

做企业不考虑战略其实也很难。围绕行业,顾客,竞争对手,哪一个老板都是夜不能寐,张口闭口都是“我们行业,怎么怎么样”。 战略上的判断当然有对有错,但很少企业家是“懒”于思考战略问题。即使没有读过商学院的草根企业家,他的常识、经验和本能直觉都足够来构建战略思考。

问题在于,如果我们并不懒于思考,为什么还是不容易得到正确的战略判断?

大多数战略分析工具都不难理解,波特的五力模型,SWOT等等,有正常理解力的人都能够掌握。当我们用这些工具分析别人的公司时,都能够讲得头头是道。问题就出在,把战略分析用到自己的企业身上,我们能否逃脱自己的傲慢和偏见,是不是在心底里存有侥幸,希望事物的发展沿着自己的判断进行。

即使你判断出正确的发展趋势,又能否在时间尺度上做到足够客观?

我和做汽车产业的朋友聊天,有趣的是做电动车的人都倾向于判断5-10年能够搞定,做燃油车的人虽然也在布局电动车,但都倾向于10-20年的时间尺度。难道他们都是对的?

早年微软并没有忽视移动战略,即使是从Windows Mobile开始算,也已经10多年了。在iPhone诞生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在很长的时间里,苹果越是成功,竞争者越是固执,直到安卓的策略凑效,才让大多数旧时代的手机领导者偃旗息鼓。

明道所在的企业SaaS圈子里也有类似的问题,采用免费+收费商业模式的SaaS厂商都倾向于未来有越来越多的企业会愿意付费使用软件;而采用纯免费商业模式的同行却会做出截然不同的判断。在这些问题上,与其说是战略思路,不如说是战略PK。

能够在战略问题上克服偏见和侥幸心理,真正落实到执行的企业实在是凤毛麟角。

雷军说“不要用战术上的勤奋掩盖战略上的懒惰”发生在小米的战略凑效以后。在他苦苦营生金山软件的时候,他是断然不会这么表达的。面对WPS多年的投入,他也许会想“也许我们就是需要更多的时间吧”。就像我也常常安慰己:“免费的企业软件是不会有长期出路的”。我觉得,企业家不仅对行业要有洞察力,对自己的心态也要明察秋毫,不停地反省战略判断中的傲慢和偏见。

我再说说“战术的勤奋”。

所谓战术,就是在不改变基本竞争战略,或者无战略的情况下,仅仅只在具体运营方法上动脑筋。这一点本身没有过错,运营的反复试错是每家企业都要去做的,尤其是初创企业。我们实践中常见的问题不是战术上的勤奋试错,而是盲目跟随。在产品特性、广告宣传、销售技巧等环节中,我们往往容易跟随竞争者的动作立即作出反应,有抄袭拷贝的,也有针锋相对的。

竞争者如果降价,我们必须做出反应;竞争者推出新产品,我们必须做出反应;竞争者建立伙伴关系,我们必须做出反应。

而一旦企业陷入这样的行为模式,我们感知到的是每天忙的不停,疲于奔命,说自己勤奋当然就不脸红了。在激烈的竞争领域,我们的996就是这样来的。

我们回到战略上的懒惰或偏见。如果企业无法克服战略分析上的偏见,但又十分勤奋于战术上的跟随,这可能是最糟糕的情况。任何行业,如果连续陷入在这样的经营管理中,两到三年,即使不玩完,也一定会让利润消失殆尽。

当竞争者开始日趋激烈的时候,如果我们把视角从战术追随竞争者转移到规避竞争,用不同方法竞争,在不同细分市场竞争,用不同周期的目标看待竞争,也许是扭转战略偏见(懒惰)的一个契机。战略反思会为什么难开呢?因为我们坐下来就容易讨论具体的竞争问题,有一大堆眼下的问题要去解决。我们说着说着就不知道是不是在反思战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