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道创始人任向晖

借用托尔斯泰先生一句话,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企业也是一样,顺应时代潮流方能基业长青,逆势而动无异于玩火自焚。

大众集团的麻烦

大众集团惹麻烦了。早在2012年春天,大众集团前CEO文德恩宣称将在2015年减少30%的碳排放,这对于大众发动机研发人员来讲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没有技术人员敢告诉这位吹牛的哥们实情,后面伪造数据的事情便不出意外的发生了。据多个媒体深挖报道,大众集团的管理方式出了大问题,搞独裁主义,形成了“恐慌性企业文化”。

德鲁克大师曾经谈到21世纪的管理对象主要是知识工作者,对下属的管理不能再像大制造时代,而要与之成为合作者。因为知识工作者比企业内任何其他人都清楚自己的工作,一般都具有短期的不可替代与权威性,如果因为某种原因企业内部上下沟通出现问题,那出大事是迟早的。大众集团前CEO文德恩没有学会被下属“教育”,所做的决策失去了众多外脑,夸下海口,然后不断用谎言弥补直至崩溃。但愿大众集团在德国只是个例,不然这个国家要危险了。

文德恩这分明是在对抗时代潮流,应该早点学学我国的航天事业,当然,这里的航天特指钱学森先生时代的奠基时期。

钱老的大成智慧

钱学森老前辈的各种成就不需要我去夸赞,但钱老确实早已深刻意识到并实践了开放沟通、任务驱动和自我实现对高绩效团队的价值。我国航天白手起家,各行各业通力协作,自主攻克了众多关键技术,涌现出一大批航天相关专业的佼佼者。如此盛况,如何得来?跟钱先生的管理理念息息有关。早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钱先生便不断论述并实践大成智慧理论,提出要解决复杂问题,就要发挥专家集体思维的作用,各行各业的人坐在一起,把零散的知识、个人智慧集中综合起来,发扬技术民主且排斥以官衔大小看意见份量。
之所以如此崇敬钱老,离不开我在航天五年的知识管理实施工作经历。每当上班路过钱老塑像,总少不了对航天那时那景的自行脑补,伴随着对今时今日航天的些许叹息。

很多大企业生病了

讲航天现状之前,必须首先承认,现在的航天干的也不错,政治觉悟超强,执行力一流,重大型号任务执行非常到位,也走出几位大官。其实不只是航天,我国的各大国企一定都存在类似的问题,不表。

我在航天实施知识管理期间,从战略规划到标准制定,从信息系统上线到线下论坛举办,知识管理的招数用遍了,有效果也有遗憾。在实施知识管理的前两年非常顺利,各个单位对知识管理的价值高度认同,在由上到下的计划安排下,各种专业知识资源的梳理、上传执行力很强。可到后来最为宝贵的经验、技巧等隐性知识积累的环节碰到瓶颈,问题出在一线设计人员这里,不是大家保守不愿去分享,而是一线设计人员根本没有时间坐下来去总结,白天开会晚上干活,非常疲惫,而且有些单位的本位主义特别强,甚至坚决不允许未经审批与外单位进行邮件等信息往来,注意,是坚决不允许!这对以知识分享、经验留存、知识财富传承为目的的航天知识管理实践是个极大伤害。我不是集团老总,没能力改变当下体制和利益格局,只能快速改变自己,于是我默默的离开了。技术民主、大成智慧的这把宝剑不知什么时候可以再次出鞘。

美好的知识管理场景

在航天实施知识管理的时候,曾对航天知识管理有很多美好场景描绘。比如知识推送,根据一线设计人员的日常工作积累为他在正确的时间推送正确的知识,比如专家访谈,把一线设计人员的各自擅长技术点有机积累起来,形成以微专家为组成单元的专家体系,比如知识挖掘,把知识库中的专业内容进行价值再发现,等等等等。遗憾的是,这些设想都没能实现,虽然有多方面原因,但仅从技术角度分析原因最关键的一点是没有一个好用的沟通协作平台。

在这里不讨论为什么没有这样一个平台,只讨论为什么这么一个平台很关键。首先应该有个共识,企业的知识资源是由显性知识资源和隐性知识资源组成的,隐性知识资源更为珍贵、难以积累和传承。根据我的经验,显性知识资源在组织中一般用于规范事务性工作、新人培训以及新技术学习,能帮助战略决策、业务推进以及技术攻关的往往都是隐性知识。那么,只有在一致的沟通协作环境下,通过不断的沟通、协作、信息交换,才能逐步积累、转化组织内部的隐性知识,这才是关键点。

无奈之余,我确实想到明道并邀请顾问来讲解示范,限于军工保密与互联网之间的天然熔断机制,也只能静静的想想如何利用明道这样的社会化协作平台解决问题。

明道可以解决问题

明道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在不经意间帮客户留存了最宝贵的知识资产,不远的将来还将为客户更好的盘活这些资产。

以知识推送与挖掘举例子,要做好这件事,一定先要有大量知识内容的积累,不然再好的系统架构、数据处理算法都白搭。那么知识内容包括哪些呢?实体的知识资源,例如文档等,自然不可少,但是好的知识推送与挖掘实践一定需要工作情境,工作情境包含什么?简单来讲,情境就是你在解决问题时的上下文内容,包括这个问题之前怎么解决的、现在怎么解决、为什么这么解决、谁参与了讨论、用了什么设计工具等等多维度的情境建构要素,要素越全面、准确,知识推送与挖掘的准确度就越高,那么在正确的时间把正确的内容传递给正确的人,就完全可以做到了。那么问题来了,这么多情境要素怎么积累?其实答案已经摆在眼前,社会化的协同办公平台是不二选择,将日常的经验、交流与知识内容进行归集管理,将使企业变的越来越聪明。

话说回来,假使大众集团用了明道,吹牛之前先内部快速讨论一下,技术人员给老总上上课,便可以轻松挽回上千亿的损失。明道是不是考虑出个德文版?德国人民也不容易啊。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